人物: [email protected] 那些铭刻在我心的波城记忆

易文莹。武汉姑娘。八零后。2006年中央财经大学本科毕业,后留美,于2009年在Brandeis University取得硕士学位后回国。2010年戴姆勒全球管理培训生,现任职于梅赛德斯-奔驰(中国)汽车销售有限公司。

为何写这本书?易文莹这么解释:“我曾经以为出了国,就到了天堂,一切都会自然而然好起来。然而事实和想象的差距,是直到真的踏入这块异国土地,独立面对各种困难和窘境之后,才能够切身了解的。国外的生活,也许对于很多国内的人来说,仍然是盖着一层面纱。我把面纱一部分撕下来了。这部分曾经没有人告诉我,但是我希望我有机会能告诉别人。”

对于母校Brandeis, 易文莹心怀感激。两年的求学时光,其中的人、事,亦是她感触颇多的重要人生经历。 “尽快找到自己的方向,请相信自己,然后坚持下去”是易文莹能给同校的师弟师妹,以及广大留美学子的最真切的建议了。

正在身处波士顿的各位,绝对是这本书最感同身受的读者。申请路上的寄托之痛。选专业和择校的迷惑。留学中介天花乱坠的宣传。关于那一纸签证的必需准备。一段曾经坚定的爱情。艰难的文化冲突期。独自生活异乡的困扰。留学生圈子里的空虚和寂寞。留学生身为外国人的就业的难题。中国人报喜不报忧的讲究。归与不归的问题…

推荐你来读她最真切的文字。《了不起靠自己 – On My Own》


期待图书会在北美销售:) 但此时此刻,如果你想阅读的话可以在Amazon.cn或者当当网上进行网购,他们都可以配送至海外。

Amazon.cn有序言及后记,这里献上书内正文节选供你预览:

第一章 那些无从抹去的美好

1.从陌生到熟悉的距离

那时的夏小愉,已经是大学校园里的“中流柢柱”。大四的学长们,毕业在即,自顾不暇,哪里管得了学校此类伤神费力之事。一年级的新生,尚在五环之外的“分校”过着自己小打小闹的日子。这样算来,校园里能折腾的也不过大二大三这两三千号人马。

夏小愉和于林相遇的时候,她梳着清爽的短发,戴着眼镜,穿着背心,一副女文艺青年的清瘦模样。于林穿着典型的T恤仔裤,一副大学男生理所当然的打扮。从夏小愉近视加深的眼睛看去,他站在一群神情相似的男孩子中间,稍稍显得面目模糊。

学期伊始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,此一天与彼一天显得如此相似,乏善可陈。即便这样,一天,一个星期,一个月还是以让人始料不及的速度在生活中消失。然而终究还是有些不同的。

十月份,校园有一个大型的晚会。学生会安排出一个节目,算来算去,把夏小愉“算计”了进去。夏小愉在大二时参加过学校的歌手比赛,知道推托不得,只好答应上去唱首歌。只是表演形式一变再变,最后变成了情歌对唱。夏小愉和于林分到一起,唱一首当年红到烂的情歌。

对于这种活动,夏小愉一贯的心理都是参与为主,娱人娱己而已。纵然表演得极好或者极不好,也不过是当时搏众人一乐,过去了谁还记得呢?只不过上一年的歌唱比赛,抱着玩一玩的心理,谁想到真走到了最后。不过年轻的男生女生们,总是抓住一切可以让人记住的机会,展现自己。所以于林认为排练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,一有时间就约夏小愉去排练。

这个时候,夏小愉才算是真正和于林熟了起来。在她的印象中,这个比她低一届的男孩子虽然经常会给她发短信,也不过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。印象中应该是说过话的,只是说过什么真是不记得了。

于林的形象也是此时才在夏小愉心中留下记号的。刚开始就听学生会的人暗地说过,于林该是个家境不错的男孩。他们所谓的证据是,他拿着当时最新型号的手机,用着高端的手提电脑,穿的也都是些价格不菲的衣服。

这些都是神经大条的夏小愉从来没有注意过的细节:手机、电脑在她心中,只要够用就行,她不会主动关心产品的升级更新。至于穿着,在很久以后,夏小愉非常认真地对于林说过——我从来没想过,一个人可以把每一件昂贵的衣服都搭得那么难看,无一例外。

真正相处的时候,夏小愉才发觉于林隐隐透出来的家境优越孩子的那股劲来。

于林说话的时候,永远都是语气强硬的肯定句,而非调子柔和的问句。比如,他永远直接叫夏小愉,有时候甚至直接叫小愉,不像其他的学弟学妹们会叫,夏学姐。比如,他从来不说,夏小愉你有空没有,我请你吃饭吧?于林只会说:“夏小愉,晚上六点我带你去吃饭。”比如,他说:“夏小愉,我们晚上去操场练歌。”倘若夏小愉说:“我要自习。”于林就会加一句,“这样,夏小愉,那明天晚上。”倘若夏小愉再说,明晚也要自习,于林就会说:“那么夏小愉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有空,我安排一下时间。”

生活就是由这些细碎的片断拼接而成的。陌生到熟悉,相隔然后靠近。至于最后那个晚会具体的表演结果,夏小愉已经记不清了,唯一确定的是这次表演为夏小愉又带来了一个爱慕者——于林。

夏小愉是长江边上长大的女孩。她的家乡冬天刮阴冷刺骨的北风,温度冰冷没有供暖;夏天烈日炎炎,潮湿闷热。严酷的天气,让出生在这里的女人都拥有坚韧冷静的性格。夏小愉从普通初中高中,考到北京的知名大学,也是下过苦功的。家境普通的夏小愉很小就懂得,要想有出息,绝对得靠自己争气努力。

而于林,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彼时的于林,乐观积极,带着无畏的勇敢,如同所有家境优越的男孩一样,正因为无从体会过社会的凄凉,对未来才会有笃定的希望。夏小愉的确是生平第一次,见过性格这样极端自信的男子,仿佛为生活带来一束光,照得心里那些隐藏的阴暗都亮堂起来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夏小愉对于林有种本能的保持距离的心理。尽管他是很好的伙伴,却是极端挑剔的人。他会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对旁边的夏小愉说,你看这个女生不好看,那个女生身材胖,如此种种。惹得刚开始有着“女性自我觉醒意识”的夏小愉,心生不快,暗自想着,那你不也穿得那么土,真是可惜了一身好衣服!

有一天晚上,俩人在一起做一些社团的事,做完之后比较晚了,便相约去吃KFC。到了点餐台,两人一块排队点餐。

等快排到的时候,于林说:“夏小愉你要吃什么?”

夏小愉高度近视的眼睛,只看见眼前一片花花绿绿的点餐排,模模糊糊看不清,一时间也不知点些什么。夏小愉便说:“你先点吧,我再想想。”

等终于排到,拿到餐牌的时候,于林已经点完了,站在旁边等着夏小愉。夏小愉不做多想,点了一份热奶和一个汉堡,边说边掏出钱来,说:“一起付吧。”就把钱递了过去,留下一脸错愕的于林,呆在旁边。

后来,于林在KFC悠扬劲爆的热舞曲中,“羞羞答答”地看着夏小愉,轻轻地低声说:“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让女生付钱请吃东西呢!”

夏小愉立即好心安慰道:“没事,你是学弟。”

然后夏小愉就看见,于林已经微红的脸上开始僵硬发绿。在许久之后,她才搞清楚于林当晚脸色变得如黑暗中的红绿灯的原因,一个可爱的追求者的小心思。

他是在北方长大的家境优越的男子。他的家庭有能干的父亲,掌握一切,有温婉的母亲,衣食无忧。她们是我们听说过的那种好命的女子,一个优秀的丈夫,一个听话的儿子。她们关心美食华服,在乎是Dior好用还是Lancome好用,以及新做的指甲的图案是否优美。

可是夏小愉的母亲呢?夏小愉的母亲在乎的是最近的物价有没有上涨,夏小愉长得是否强壮?夏小愉的母亲甚至可能分不清妮维雅和玉兰油。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,夏小愉像株顽强的植物,尽得来自父母的阳光雨露,可最终还得发愤图强,在周考、月考、期中考、期末考、中考、高考中占得小概率的名额,才能脱颖而出。

夏小愉一直不明白于林如何会爱上她。于林身边的女生,应该浅笑盈盈,长发白裙,可以不那么漂亮却不能不那么温婉。可是夏小愉呢?夏小愉不是单纯的天使,不是娇气的小女生,不是衣食无忧的富家女。她是勇猛的小战士,不认命不放弃,闷声不响往前冲,简直是女版的阿童木。对于林来讲,身边围绕的女子都像美丽的花朵,娇柔美丽。而夏小愉是阴冷墙壁上长出的青苔,性格淡然又坚毅,看似柔弱却不屈不挠。

尽管夏小愉也是生性乐观的人,然而和于林不同的是,她的乐观是体会过炎凉之后的生存哲学——倘若用尽全力还是要失败,不如微笑地接受它。

… …

[继续阅读更多章节]


图书:了不起靠自己 – On My Own

Author: Wenying Yi易文莹
Publication Date: November, 2011
ISBN: 9787543869196

Get this book on Amazon.cn: http://www.amazon.cn/gp/product/B006JI6Z4M
Amazon.cn支持海外邮寄至美国,大概需要10天左右送抵。